志昊刻意帶邋遢的溢湫出席慧堅的聚會,溢湫被利用自尊全毀,他生氣離開。志昊向慧堅道歉並終於得知自己並不是慧堅之女,多年隱忍的照顧令志昊感動淚流。志昊幫助志沖和淑芬複合,她讓志衝假扮合夥人與淑芬共同經營。淑姿似有孕態,頌廉和賦貴對其寵愛有加。錦波追隨錦鐺冷拒淑珠,新聞爆出錦波遭遇車禍,淑珠擔心錦波遇害急忙救助溢湫。理思派人將淑姿劫持,頌廉阻攔但是未果,他只好來到監獄與理思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