頌廉從淑姿那裡拿走鑰匙還把淑姿擋在門外,他寧當壞人也要讓淑姿放棄自己,結果淑姿卻來到警局報案稱鑰匙被盜。溢湫在家懶散被志衝嘲笑,志昊來找溢湫求他幫忙調查母親。志昊蹩腳的跟蹤術被察覺,溢湫急忙扯謊稱志昊在跟蹤前男友。頌廉獨自看電影又遇上淑姿,情敵理思將淑姿帶走並暗中向其下藥,原來迷姦案就是理思所犯,而錦波幫忙處理屍體,頌廉那邊得到關於錦波的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