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昊帶著已被馴服的巴打出來散步,溢湫見到巴打對志昊似有生氣不曾想再次遭到巴打撕咬。戴森看到淑姿與人開房急忙通知頌廉來抓現行,結果是一場誤會,頌廉認錯打算辭職賠罪。錦波被錦鐺的仇人抓住,溢湫讓志昊帶著巴打去偵查氣味,結果志昊被歹人脅持,溢湫臨危不亂一槍擊斃歹徒。慧堅言語中流露對溢湫的愛慕,原來她接近溢湫只是為了兒子志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