溢湫打傷巴打自己的屁股也光榮負傷,魚農署獸醫馬志昊看到巴打的傷勢略有心痛,她去看望溢湫卻被誤認為女警,兩人還發生矛盾。眾警員在談論新上司慧堅,不曾想被慧堅全部聽到。錦波不惜故意襲警請求庇護,他還謊報受到人身威脅欺騙溢湫。志昊無意間和弟弟志衝的老婆淑芬發生爭執,兩人得知親屬關係後都非常驚訝。志昊發現巴打對毒品非常敏感,她有意將巴打訓練成緝毒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