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樹成要被調去黨校學習,臨行前對得福講起了扶貧政策的調整。得寶一夥去扒火車物資時,遇到警察追捕,得寶帶著水旺逃跑,尕娃則留在了那趟行駛的火車上,他想去尋找外出打工失蹤的父親。尕娃媽因丟了孩子舊疾發作,得寶被馬喊水、白校長輪番教訓。福建來的幹部陳金山在火車上遇到了扒手,因為口音問題,難以與當地警察溝通,得福被叫來與他溝通。陳金山見到警察輕易放走了被抓的扒手,不解又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