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老”毒株潛入新發地,傳播路線初摸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