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與女友相識並同居一年多以後,女友王某芳以“帶孩子去醫院看病”為由把何發琴家8歲男童何勇帶走。7個小時後,何發琴接到公安機關的電話,得知孩子已經死亡。而女友王某芳則向公安機關投案。

據何發琴的講述,女友王某芳之所以對孩子狠心下手,是因為對方曾以帶走孩子為由向自己索要錢財未果。目前,東莞市公安局已經對何勇進行屍檢,以確定最終死亡原因,對於王某芳作案動機仍在調查之中。

親人介紹兩人相識

户籍顯示,45歲的何發琴是湖北省利川市人,42歲的王某芳是四川省大竹人。兩人同在東莞清溪鎮打工,因何發琴的外甥介紹相識並生活在一起。

何發琴早年在老家曾交往過一女子,雙方並未領取結婚證,生下二女一兒;2013年6月,該女子拋下兒女離家出走至今未歸,何發琴一人帶着三個孩子在東莞謀生,考慮到一個大男人又要打工謀生又要帶孩子,何發琴的外甥將曾經在一起共事過的王某芳介紹給了自己的舅舅,一是可以幫助舅舅照顧好三個孩子,二來也讓舅舅在生活上有個伴。

王某芳在與何發琴同居之前,也曾經有過一段婚姻,並育有兩個小孩。和第一任女友一樣,王某芳也並沒有和何發琴領取結婚證,雙方相處了一個月時間,去年初,王某芳就正式來到何發琴的家中居住。

何發琴租住在清溪鎮一棟兩層的老舊房子,何發琴與王某芳以及外甥、外甥女、哥哥等一大家子人租住在一起。在眾多親屬、周邊鄰居的眼裏,王某芳每天除了接送一下孩子上下學,洗衣服做飯外,閒暇的時間都是打麻將度過。

因打罵孩子發生爭執

何發琴的親屬均表示,王某芳自從和何發琴生活在一起以後,與何家的親戚關係相處並不好,對於何發琴的三個孩子也不好,甚至經常打罵小兒子何勇。

王某芳讀過高中,可以輔導何勇日常功課,不過,何發琴的親屬認為,王某芳並非用心輔導孩子功課,而且會經常以功課不好或者其他瑣事打罵何勇。何發琴的外甥女説,有時候王某芳在外打麻將輸了錢也會拿何勇出氣,曾一次罰跪何勇長達幾個小時。

見到王某芳打罵何勇,何發琴的親屬也會去指責王某芳,但她就變得異常暴躁,常常以自己家的事情犯不着其他人來管的姿態訓斥他們,“我們是晚輩,也不敢多嘴,就是覺得孩子可憐。”何發琴的外甥女説,後來發現自己的微信也被王某芳拉黑了。

根據何發琴講述,在與王某芳相處之後,他表達過自己的想法,自己打工賺錢,王某芳在家照顧孩子。自己因為在建築工地打散工,經常早出晚歸,疏於對孩子管教;偶爾回家會聽到親戚們對於王某芳打罵何勇的“投訴”,雙方會因此而爭吵幾句,但往往事後王某芳依然我行我素。

何發琴的侄女則表示,自己的舅舅太過軟弱,以至於讓王某芳欺負。兩人交往一年多以來,王某芳經常藉口離家出走,過一段時間又會打電話給舅舅接她回來,並且會以各種理由找舅舅要錢。

何發琴講述,今年7月的時候,兩人又因為孩子的問題發生爭吵,王某芳以要帶走自己孩子為由找自己要錢並離家出走,何發琴通過微信轉賬8000元給到王某芳,兩天後,王某芳致電何發琴表示想要回家,並且回來稱要改正自己的錯誤。

從何發琴與王某芳兩人的微信對話記錄上來看,基本上講述的都是日常生活之中買菜、輔導孩子作業、購物等相關信息,但可以看到每隔一段時間,何發琴都會發出微信紅包或者轉賬給王某芳。

犯罪動機尚在調查

11月11日中午,王某芳以帶孩子看病為由,將何勇從學校接出來,隨後給何發琴打了個電話。何發琴説,當時王某芳稱,自己把孩子帶走了,要他給錢。接到電話的何發琴心急如焚,跑到學校證實何勇已經被王某芳帶走,隨後向警方報警。

附近的居民也稱,10號那天,王某芳曾在自己經常打麻將的麻將館對眾人説過,“要做點讓何發琴後悔的事情。”

當晚7點多鐘,何發琴接到了公安機關的電話,趕到公安機關被告知,何勇被王某芳帶到鳳崗鎮某賓館房間內,將其掐死,王某芳隨後向公安機關自首。不過,鳳崗警方並未告知何發琴何勇具體死亡地點。直到13日,何發琴才趕到市殯儀館見到孩子的最後一面。

何發琴説,自己至今沒有弄清楚這次王某芳是生氣還是真的帶着孩子離家出走,他説,當時他在電話裏説過,自己並不是不願意給錢,他希望能找個政府或者公安作證,出面幫忙調解證明他給了錢。但沒有想到王某芳竟做出如此狠毒之事。

王某芳的做法也讓其自己的親人不敢相信,事後其兒子曾到當地派出所接受調查,得知王某芳出事,遠在老家的二姐對於妹妹的做法一度還不信,最後在微信上對着何發琴也沒説責怪妹妹的話。

唯一的兒子走了,讓原本少言的何發琴變得更加沉默,時常坐在家門口的椅子上默默發呆。

目前,東莞警方確認此事,王某芳正在接受調查,其作案動機尚在調查中。

採寫:南都記者 唐建豐 實習生 袁淑禎劉豪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