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璟璟

江西信州、玉山兩地公安局10月20日發佈公告稱,賭博問題一直是社會的一大“玩疾”,為徹底剷除這一社會“毒瘤”,兩地公安決定在全區範圍內對營利性麻將館、棋牌室、賓館麻將房等予以取締。(澎湃新聞)

打牌、搓麻作為一種由來已久的庶民消遣與民間文化,早就與整個社會結構深度嵌合。以此為土壤,所形成的一批麻將館、棋牌室,既是服務市民的娛樂場所,也是頗具規模的商業形態。職能部門枉顧種種基本事實,動輒以“剷除毒瘤”“根治頑疾”之名封殺,如此霸蠻做派毫無道理可言。

或許是預料到了可能的爭議,信州、玉山兩地公安部門在措辭上很是“講究”,所採用的表述是“取締營業性麻將館”。但常識是,但凡是“麻將館”便都是經營性質的,那些“非營業性”的叫社區活動站、老年文化中心……正規法律從不將“經營性質”作為取締麻將館的理由,反而最高法曾專門發佈“解釋”,澄清“棋牌室等娛樂場所只收取正常的場所和服務費用的經營行為等,不以賭博論處。”

麻將館、棋牌室經營者只有存在介紹組織賭博、抽頭漁利數額較大等情形才涉嫌違法犯罪。除此以外,但凡經過文化、工商等主管部門審批備案的,其經營權益就是受法律保護的。既然沒有涉嫌治安、刑事案件,公安機關就無權對之取締。當然了,的確應該承認,部分麻將館確實存在着藏污納垢、聚眾賭博的情況,之於此警方完全可以本着“一案一辦”的原則依法查處——那種預設立場,對所有麻將館都進行“有罪推定”的擴大化執法邏輯,落後而野蠻。

也許,在某些部門看來,麻將館就是隱患,是滋生罪惡的土壤,是需要斬草除根的對象;然而,對於另一些人來説,麻將館卻是事業、是生計,是親朋好友消遣放鬆的難得去處。一刀切取締麻將館,由此所導致的,很可能是租賃合同難以履行、經營投入付諸東流乃至是生意血本無歸的一系列具體的嚴重後果。就算順着警方的本意去考量,封殺麻將館就真的能根治賭博嗎?那些真正的惡性賭博,難道不會隱匿地下、更難查處嗎?

取締麻將館,絕非釜底抽薪,實乃揚湯止沸。很遺憾,有關部門過度低估了治理賭博問題的難度,卻超越職權將所有的罪與罰牽連到了無辜者的身上。那麼試問,到底是要製造問題還是解決問題?或許,這本身已是最大的問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採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