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8日凌晨,江蘇蘇州市吳江區盛澤鎮發生一起交通事故。20歲的張某某因為躲避檢查酒駕,駕駛私家車逃跑,一名輔警駕駛警車進行追趕,追逐過程中私家車墜入池塘,張某某溺水死亡。

因為懷疑交警沒有進行及時救援,以及輔警的執法行為違法,8月11日,張某某的母親將蘇州市吳江區公安局盛澤分局和吳江區公安局交警大隊告上了法庭。目前,其中一場關於“政府信息公開”的行政訴訟已經開庭,但還未宣判,另一場關於“執法行為違法”的行政訴訟還未開庭。



↑事故現場。

10月21日,張某某的母親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她的訴訟請求很簡單,一是提供完整的監控視頻;二是確認輔警的執法行為違法。“警方提供的追逐視頻顯示,我兒子的車掉進水裏後,警車掉頭離開。之後又沒有救援的相關視頻,這不得不讓我懷疑他們沒有及時進行救援。”她説。

10月21日下午,吳江區交警大隊教導員沈某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目前還在訴訟階段,至於救援是否妥當,輔警是否有責任,不好評判。“我們尊重法院的判決結果,等判決出來,如果我們存在過錯,肯定該賠償就賠償,該追究輔警責任就追究責任。”沈某説。

輔警開警車追酒駕司機

司機墜水溺亡

張某某今年20歲,事發前在一家貿易公司打工。據張某某的母親回憶,5月7日下午兒子告訴她要陪朋友去相親,需要用她的車,她給車鑰匙給了兒子,還叮囑他早點回來。因為感冒,她吃感冒藥後,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才醒來。

起牀後,她發現兒子沒有回來,打電話也無法接通。因為車上安了車載定位器,她就出門,按照顯示的區域去尋找兒子。等她走到吳江機動車駕駛員培訓中心盛澤訓練場附近時,看到池塘邊拉着警戒線,有很多圍觀羣眾。車還沒有打撈起來,她從圍觀羣眾中得知,5月8日凌晨有一男一女開車墜入水中。她開始緊張起來。

她先跑到交警隊詢問情況,對方還在調查,她又返回現場。直到紅色的車被打撈起來,她才意識到兒子出事了。

據張某某的母親講述,後來她得知兒子當晚在燒烤店喝酒,事發時車的副駕上還坐了一位女孩,因為女孩會游泳,車墜入池塘後,她游上了岸。張某某的母親不認識這位女孩,也沒有兒子説起過,事發之後她一直試圖聯繫這位女孩瞭解具體情況,但是一直沒聯繫上。

張某某的母親説,此後她多次找吳江區公安局盛澤分局要求提供,事發當晚的全部過程,但是最後,對方只提供了其中一段視頻。據張某某的母親描述,視頻中兒子的車墜入池塘後,警車掉頭離開,車裏的輔警甚至沒有下車瞭解情況。

因為懷疑交警沒有進行及時救援,以及輔警的執法行為違法,事發後10多天,張某某的母親開始在網上發帖,尋求真相。“在一段監控裏我看到你和一女孩在車上,在東方大街調頭,後面一個輔警上了蘇E9991警車追你,一路上3.7公里開了3分鐘,掉入池塘裏,警車到池塘邊調頭就走,後面的事就沒法看到了。事故認定書下來了,你是全責,媽媽咽不下這口氣,我會用我的餘生給你討個説法。”母親在帖子中寫道。



↑交通事故認定。

一份第320509420190022953號蘇州市吳江區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顯示,當事人張某某飲酒後駕駛機動車上道路行駛,安全駕駛能力不足,轉彎時操作車輛不當,是造成事故的直接原因。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第九十一條及《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程序規定》第六十條規定,認定張某某負該起事故全部責任。

交警大隊

尊重法院的判決結果

據蘇州市吳江區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盛澤中隊向蘇州市姑蘇區人民法院提供的一份“事發經過”顯示,2019年5月8日零時許,吳江區公安局交警大隊盛澤中隊民警邢某某、阿某某分別帶領3名輔警在吳江區盛澤鎮東方廣場附近道路設卡開展酒駕整治。邢某某及輔警陳某某、李謀、許某某在舜湖路距東方廣場往東50米處對過往車輛進行檢查。



↑事件經過。

0時32分,輔警陳某某發現一輛紅色轎車沿舜湖路由東往西行駛至檢查點東側約30米處時,緊急掉頭沿舜湖路向東快速駛離現場,輔警陳某某發現該車輛行跡可疑,有重大違法犯罪嫌疑。因為民警邢某某正巧至附近阿某某警組執勤點處取酒精呼氣檢測儀的吸管,不在附近。事發突然,輔警陳某某遂立即駕駛旁邊警車追逐,想確定嫌疑人車牌和最終位置後報告民警,等待增援警力。

該嫌疑車輛沿吳江區盛澤鎮舜湖路由西往東行駛,轉東環路由南行駛至吳江機動車駕駛員培訓中心盛澤訓練場南側附近路口左轉彎進一無名道路,輔警陳某某在後方轉彎至該路段後,發現前方沒車輛,以為跟丟,後準備迴轉掉頭時,發現該車輛掉入該無名道路邊的池塘裏,陳火良迅速將情況通過手機向民警邢某某彙報,並撥打110報警求援。隨後輔警陳某某駕車至東方廣場執勤點接應民警邢某某至現場處置,消防、救護等也相繼到達現場看展救援。

該交通事故中司機張某某離開車輛後溺水死亡,吳江區交警大隊對事故依法受案並進行調查,後經血液檢測,張某某體內酒精含量為26mg/100ml,達到飲酒駕駛標準。

針對該事件,10月21日下午,吳江區交警大隊教導員沈某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目前還在訴訟階段,至於救援是否妥當,輔警是否有責任,不好評判。“我們尊重法院的判決結果,等判決出來,如果我們存在過錯,肯定該賠償就賠償,該追究輔警責任就追究責任。”沈某説。

紅星新聞記者 潘俊文 劉蘋

編輯 陳豔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