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李東

編輯/宋建華

▷周廣華生前照

“對不起。”11月18日下午,唐山警方就看守所管理存在的問題向周廣華家屬正式道歉。在事發兩個半月後,警方第一次向周廣華之子王剛反饋了相關調查情況。

周廣華因涉職務侵佔罪、行賄罪,2018年6月4日被唐山市第一看守所收押。期間,因患有陳舊性肺結核、肺大皰病,在羈押期間陸續出現咳嗽、咳痰、咳血。

由於認為周廣華不適於繼續羈押,唐山市第一看守所先後在一年時間裏,向辦案單位玉田縣檢察院、玉田縣法院4次提出變更強制措施建議。直到2019年9月5日收到回覆時,周廣華已出現“呼吸心跳停止,雙瞳孔對光反射消失”,在醫院昏迷三天後死亡。

北青深一度對此報道後(11月7日報道《被羈押的病重嫌疑人周廣華之死》),公安部及河北省公安廳組成聯合調查組,派員進駐唐山進行調查。日前,警方的調查工作基本完成。

▷看守所第三次發出的情況説明

▷看守所第三次發出的情況説明

據北青深一度報道,周廣華被羈押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期間,曾多次到過醫務室。在醫務室期間,遭民警辱罵,在回去的路上,男民警趙山還有“腳踢周廣華的動作”。

唐山警方向周廣華之子王剛表示,趙山罵髒話的行為,經調查,確實存在,看守所對其進行了批評教育。

警方表示,通過反覆查看監控錄像,趙山對周廣華的腳踢情況不能認定。根據警方調查,小推車前面有把手,後面沒有。從醫務室到監區的路上有坎,女民警拉着小車過坎時,車被卡住,拉不動,讓趙山幫忙抬一下,趙山用腳蹬了一下車板,起到助力作用。因此,無法認定腳踢踹人的情況。

派駐唐山的調查組工作人員向北青深一度介紹,經向兩位女民警瞭解情況,過坎時,女民警確實讓趙山幫忙推一下,這一點通過反覆查看監控錄像可以得到印證。警方還調查瞭解到,趙山與周廣華不相識,此前沒有任何矛盾。

目前,民警趙山已被停止執行職務,對其追責的相關程序已啟動。調查組工作人員稱,趙山本人也表態,願意接受任何處理決定。

周廣華之子王剛向警方提出,9月4日下午2點到5點,周廣華被送去開灤醫院救治,根據接診醫生回憶,周廣華當天坐着輪椅已不能自理。當天回到唐山市第一看守後的監控錄像,也能佐證醫生的説法。檢查報告上結論是“結合臨牀必要時進一步檢查”。

這次被送醫院救治,家屬未接到通知,是否真正遵醫囑進行了進一步檢查,家屬並不知道。王剛希望警方公佈這段時間的執法記錄儀。王剛認為,如果在周廣華雙手合十乞求時能及時送醫,死亡的結局也許可以避免。

警方調查顯示,9月4日發現周廣華病情惡化後,第一時間將其送醫就診,唐山市開平區越河鎮衞生院駐第一看守所醫療站對周廣華進行了救治,民警及時撥打了急救電話。警方認為,唐山一看盡到了法定的職責。但同時也表示會向調查組反應家屬的該項訴求。

另外,警方的調查組查閲了周廣華所涉的刑事案件卷宗,雖有多次延長羈押期限,但每次延長的手續都齊全合法,不存在超期羈押的問題。

周廣華入所以來的身體狀況變化,看守所數次向辦案單位提交周廣華患病情況説明,建議變更強制措施,這一情況得到警方調查組證實。

警方稱,至於多次提交情況説明未得回覆的原因,以及最後辦理監視居住是否合法的具體情況,不屬於警方答覆範圍,還有待玉田縣檢察院、玉田縣法院向家屬通報。

玉田縣檢察院政治處、玉田縣法院政治處工作人員均向深一度記者表示,將向具體負責人瞭解情況後答覆。截至發稿,記者未收到兩辦案單位的回覆。

(文中趙山為化名)

本文由樹木計劃作者【北青深一度】創作,在今日頭條獨家首發,未經授權,不得轉載。